诺依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诺依 | 诺依资讯

白书忠:健康管理缓解看病难,谁来埋单?
  发布日期:2017-07-27    浏览次数:168次     字体大小:【大】【中】【小】

健康管理,看起来很美的一个词汇,用科学的方法来管理自己的健康,找到自身的健康危险因素,+从而活得更长、更好、更有意义,这个目标是相当有诱惑力的。所以,在大众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以后,各式各样的健管中心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然而据小编了解,去到这类健康管理中心的无非是两类人群,一是企业员工,由单位组织去健康管理机构体检,费用企业来出;另一类就是高收入人群,自行付费做健康管理。普通的中低收入人群很少有人专门从本就不多的日常开支中分流出一部分来做健康管理。日前,在广东省健康管理学研讨会上,中华医学会副会长、原第一军医大学校长白书忠表示,健康管理可以有效缓解“看病难看病贵”,但健管本身就是一笔不菲的花销,健康管理想要广泛推广,首先要面对的就是谁来埋单的问题

国内健康管理开展比较迟,缺乏经验总结

美国一位学者的研究表明,二十年后,个人和企业通过健康管理,医疗费用可以降低到10%,但是白会长表示,针对这个问题,目前国内还没有相关研究数据,因为国内的健康管理从从健康体检延伸出来的,开始到发展就10来年的时间,还缺乏一些全面的经验总结。

白书忠会长透露,美国的健康管理已经开展了三十多年,一部分是从体检开始,一部分是从社区慢性病管理开始的。在中国,“有病就到医院去”的观念在大众头脑中根深蒂固,很少有人想到要去做健康管理。他拿我们最常见的疾病——高血压举例,中国的高血压控制力在6%左右,而美国的高血压控制力在30%以上,管理和不管理,从数字上就可以见高下。“高血压的核心问题实质上是靶器官受损,如高血压心脏病、高血压肾病、高血压脑病等,如果能够有效的控制高血压,就不会很快的发展为靶器官损害,而我们现在的问题是高血压控制不好,老在这一个点上停滞不前。”

五千年来,中国人的固有观念就是有了症状才去看病,白书忠认为这样是不可取的。“其实高血压可能早就有了,只是症状还没有显现出来,这时候就应当做好预防。从高血压过渡到高血压肾病、高血压脑病,可能只需要三到五年。等真的形成了,然后反复去住院,其中费用是相当高的。”而美则不然,他们从高血压的早期就开始筛查、预防,并进行一定的控制,延缓发展,经过这样一个环节,美国高血压病人的住院率明显降低了,并发症的发生率晚了、少了。而且,在美国,住院费是保险公司赔付的,住院率越低,保险公司赔付率就越低。很浅显的道理,保险公司赚钱了,就会反过来支持社区做慢性病管理。而且在这个过程中,费用的减少有明确的账目和数据。但是在中国,社区健康管理中心刚开始起步,经验的总结、数据的积累需要一个相当长的过程。

健康管理可以有效缓解“看病难看病贵”

“看病难、看病贵”,这是两个被我们念叨了多年的词汇,这几年的医疗体制改革也都是针对缓解“看病难、看病贵”来开展的。那么,健康管理的发展能在多大程度上缓解这个问题呢?白书忠会长一针见血的之处,中国人所说的“看病难看病贵”,实际上是到大医院看病难、看病贵,三十年改革开放,形成了“有病就到大医院”的服务机制,老百姓生病,即使是伤风感冒、咳嗽上火,也要往大医院挤,这样就造成了大医院人满为患,门庭若市,基层医院、小医院门可罗雀,资源过剩。也就是说,我们现在的看病难,实际上是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合理造成的。

白会长预计,经过5到10年的发展、构建,中国将形成两级医疗卫生体系,首先是城市社区和农村新农合,其后才是大型医院。“小病、慢病基本都在社区治疗,社区解决不了再逐层上报到大医院,大医院纠正完之后再回来社区,这样就可以实现病源分流。”

同时,国家下一步改革要支持社会资本建立医疗机构,促使医疗卫生行业形成一种竞争局面。“也就是说,我有钱不一定要到大医院去,我也可以去到民营医院。这样做一个分流,就可以改变大家有钱没钱大病小病都集中在大医院的局面。中山医、南方医,一个医院有一千张床位,再扩大到三千张床位,它也就能够接收三千人,解决不了整个社会问题。”

“其实,我们国家现在已经开始构建这个医疗卫生体系了,城市两级,社区和大医院;农村是三级,县医院、乡镇卫生院,新农合。”但是因为投入需要时间,盖医院、购进设备、服务人员素质的培养,这些都非短期内可以完成,所以,未来的路还很长。“拿社区医生来讲,社区医生一定要是全科医生,但我国全科医生的培训体系没建立起来,现有医生的学历又不够,现在让社区全科医生去承担所有小病、慢病的医疗,他们做不到。换句话说,老百姓不信任,不信任的结果就是老百姓还是往大医院跑。”白会长认为,机制的建立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健管推广面临三大难题,谁来埋单是关键

虽说从长远期发展来看,健康管理有着无比广阔的市场,如同穿衣吃饭,每个人都有健康的需求,这一点将促使健康管理行业在经济和生活水平提升到一定程度之后,成为一个持续的朝阳行业。但白会长也不无担心的表示,现阶段的健康管理推广仍然面临三个方面的难题,其中,当普通大众无法承担健康管理的高昂费用之时,谁来埋单,这是其中关键。

困难之一:从健康管理自身来讲,它的发展仍然处于初始阶段,理论和实践研究都需要一个过程,这个过程可能要持续五年、十年甚至更长。所以,他呼吁更多的人来关注健康管理的发展,因为参与得越多、支撑力越大,这个前期的发展过程就会越短。

困难之二:从政府层面来讲,一个大的事业需要政府的主导,没有政府的主导、政策的支持,健康管理难以发展起来。现在,健康管理本身就不成熟,这种情况下,要让政府大力度的支持是不现实的。现阶段政府的公共卫生投入还只投入在疫苗或一些高危害性、高发病率疾病的早期筛查上。但白会长认为随着我们学科的逐渐成熟,技术的不断完善,政府会加大这方面的力度。“科技部已经把健康管理列入了国家十二五科技执政计划,支撑它的发展。必须有技术创新、有成熟的服务模式,才会赢得政府的支持。赢得政府支持以后,就是标准、法规、政策的支撑,因为这样才能使健康管理服务和运营规范化。”

困难之三:谁来买单?大家知道,在医院看病有人买单,拿药有人买单,开刀有人买单,那么健康管理谁来买单?这是一个必须解决的问题。如果没人买单,就会像现在一样,只有高端人群才享受的起健康管理服务,中低收入群人大多花不起或者舍不得花这个钱。“现在社区医疗很多也要政府买单了,这样老百姓就不用花钱。但到医院里做健康管理,让我们自己付费,大家肯定不能接受。今天我问了深圳的健康管理一站式服务,6000多元一年,需要自己埋单,深圳是生活水平和消费能力很高的城市,但中小城市呢?农村呢?所以说,医疗问题还有一个谁来买单的问题。医院里头,查体是政府埋单,有的是企业埋单,但是延伸到健康管理服务,都是私人埋单。”

健康管理已初步开展,广东将建示范社区

我们知道,美国虽然没有健康管理这个概念,但因为美国每一个人都有强烈的健康管理意识,每个医生都有健康管理的能力,所以美国人很多慢性疾病、高发生率疾病都能够得到有效的控制,那么,健康管理在当下中国,究竟发展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呢?白会长认为,服务内容不一样、标准不一样,各地区健康管理的发展也不一样。“社区健康管理是政府埋单,比如高血压、糖尿病管理,已经在社区开展起来了。不是说社区健康管理都只是为了有钱人的。健康管理解决了付费问题,大众化就实现了。”

虽说个人的健康管理,政府不一定要埋单,但查体,政府肯定会拿出一部分预算出来支撑。“因为国家提出了全民建档案,不付费怎么建得起来,这要花很大的一笔钱。有了全民建档就有了本底,今年查、明年查,高血压发现率就比较低了。拿肿瘤来讲,最好的防御手段就是早查早治,现在这方面还是个人埋单,那将来是谁埋单,将来应该政府来埋单。”

白会长欣喜的表示,政府已经开始在为妇女筛查乳腺癌埋单了。通过健康体检、筛查、干预,干预之后有直接治疗,有的是通过健康管理的。“我们健康管理只是一部分,临床治疗还是在于医院,院外的大部分,比如将来带瘤生子的病人,随着医疗水平的提高,早查早治,带瘤生存病人会越来越多。而这拨儿人是什么人管,健康管理服务人员来管。虽说健康管理在中国的发展时间不长,但现在,社区基本都开展了。“我们在全国有三十个健康管理试办基金,每个社区都有建档,其中,广东也有几个示范社区。北京也有好几个社区已经开展了。”


河南省郑州市郑汴路与东明路交叉口西北角御玺大厦A座1819-1820、1701-1719
Copyright © 2017-2018 版权所有:河南省诺依健康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16022920号

技术支持:中钰网络
客服电话:
0371-5650 3377
前台电话:
0371-5650 3377